全国服务热线:
租车资讯 当前位置: 官网首页 > 租车资讯 >
法国自驾车旅游第8天 从卢瓦河谷到凡尔赛添加时间:2019-08-08 08:33
  

  【 报道】利用春节假期,离开北京,前往法国,租了一辆车,自驾游10天。将经历与感受汇总,诞生出日记形式的游记,与您分享。 

  今天的行程,是从图尔出发,沿卢瓦尔河,看了看昂布瓦斯、布卢瓦、奥尔良。下午驱车来到枫丹白露,欣赏皇宫之后,在黄昏时分抵达巴黎郊外的凡尔赛镇。

  早上离开旅馆,没多久便来到卢瓦尔河畔。昨天说到,这条河大概有300公里值得游览,但更主要的,集中在图尔周围。如果只是想简单了解一下法国,在巴黎走几天,再到图尔周围看几眼,就足够了。因为,巴黎与图尔,集中着法国重点。

  话虽如此,但图尔周围的城堡实在太多。我略微说几个,您别嫌烦&利来网mdash;—往西,除了昨天看到的希农堡、朗热堡和于寨堡,还有维朗德里堡、阿宰勒里多堡,等等。往东,有昂布瓦斯堡、克洛吕斯堡、肖蒙堡、布洛瓦堡、雪瓦尼堡、香波堡,等等。比较偏南的地方,还有一座游客很爱去的舍农索堡。

  如此之多的城堡,背后蕴藏着的,是法国历史与风俗。

  据说,整个法国有1万多座城堡,卢瓦尔河这一带,大概有200多座。如此之多的城堡,其实是西方封建社会的产物。封建社会这个词,您一定不陌生。不过它有两种解释,其中之一是国王把土地进行分封,得到者成为土地主人,便可在自己的土地上行使权利。如果规模较大,甚至会建立军队自卫,形成“国中国”。这种社会现象在我国也有,比如周朝。但秦始皇将其终结,将分封改为集权,一直延续到清朝。西方则一直是分权,诸多土地的主人,可以与国王抗衡,对国王形成制约。比如英国,地主们与国王签订条约,把国王置于法律之下。这种情况,是至今我国的一些同胞都难以理解的。

  内涵虽然丰富,可面对如此之多的城堡,如果逐个游览,需要很大付出。第一是时间,自驾车沿河而行,走上三五天,也不见得有多宽裕,如果骑车或搭乘公交,效率更低(这一带公交车并不方便)。第二是花费,这几年法国物价一直在涨,许多城堡的门票已经涨到12-15欧元,对于当地人来说,15欧元就是15块钱,可对于咱们来说,是114块钱。即使只看5个城堡,也是笔不菲的花费。

  我的收入很有限,必须节省,再加上对城堡不是特别有兴趣,看一两个就行了。毕竟,城堡内部大同小异,不如只看看外观。

  从图尔沿河往东走,没多远,经过第一个小镇:昂布瓦斯(Amboise)。镇与城堡紧密相连,卢瓦尔河在旁边流过,河中间还有个沙洲,面积大不、但环境超美。我们到时,一位居民正在林间遛狗,目睹此景,羡慕至极,不知自己今生能否有幸、生活在这样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氛围中。

  这里是达芬奇的安葬地

  当我国处于明朝前期时,法国有个国王:弗朗索瓦一世,在昂布瓦斯城堡长大成人。这位国王对法国最大的贡献在于文化。卢浮宫里丰富的藏品,就是从他开始的。弗朗索瓦一世特别迷恋文艺复兴,他邀请了许多意大利艺术家来法国定居,其中就有达芬奇。这位文艺巨匠的晚年就是在这座城堡里渡过的,死后安葬在城堡的教堂里。

  昂布瓦斯南侧13公里处,是舍农索堡(Chateau de Chenonceau),它是卢瓦尔河谷地区唯一建在水上的城堡,本来想去,不巧因施工临时断路,需绕行,得兜一个大圈子,时间不够,只好放弃,沿卢瓦尔河继续朝东走。

  游览雪瓦尼城堡

  东行17公里,河边高地上,耸立着肖蒙城堡。周围花丛累累、树林茂密,一派田园风光。不过没开门,看了看风景接着往东27公里,又来到雪瓦尼城堡(Chateau de Chevermy)。这个城堡开门,掏出48欧元,买票进入。

  雪瓦尼城堡是私人财产,它的主人至今仍然居住城堡里——他们将祖上遗留的主建筑对外开放,自己的居室安置在城堡西侧。法国虽然也经常改朝换代,但更换的只是国王,贵族永远是同一批人。这一点,与我国有本质区别。

  城堡主楼的外观,看上去中规中距,内部则非常豪华。进门后,一楼右侧是客厅。

  客厅里,18世纪的竖琴、路易十五时期的柜子,完好地保存着。

  客厅四面墙壁上,悬挂着许多油画像,他们是这座城堡的历代主人。比如这幅,是雪瓦尼伯爵夫人。

  客厅后身,是书房。陈列着2000多册图书。书房中的家具,基本上都是拿破仑时代的物件。

  与客厅相对,一楼左侧是餐厅。墙壁腰线上方,镶嵌着一连串的壁画,内容是堂吉诃德的故事。壁炉上方是法国国王亨利四世的半身像——这座城堡的始创者,是这位国王的掌印大臣。

  上到二楼,是一组家庭套房,由卧室、婴儿室、盥洗室、女宾小客厅、男宾吸烟室、家庭餐厅、厨房等组成。

  卧室中的小型梳妆台,是路易十六时代的产物。

  目前居住在城堡里的,是雪瓦尼伯爵的后人——蔚伯雷侯爵及侯爵夫人。现任侯爵及侯爵夫人,于1994年成婚,婚纱摆在卧室里展示。

  家庭餐厅里,摆着一整套考究的餐具——我上学时就曾读到,这是他们的风俗习惯,别说贵族,即使是中产阶级的普通人,家中的厨房与餐厅,也往往十分讲究。

  西式厨房与我国最大的区别,在于锅多、刀多。每种刀的用途都进行了划分。这种习惯,与我国一把刀就能作出一桌子珍馐美馔,截然不同。

  在二楼,还有一间国王卧室。专门用于接待国王和特别重要的贵宾——1963年,英国女王到这里访问过,但估计没住宿。

  与国王卧室相连,是一间很宽敞的大厅。大厅里,主要陈列着各种兵器和盔甲,资格最早的是15世纪的物件。据说,法国城堡里往往会有这样一个兵器大厅,用于对浪漫主义与骑士气概的品味显示。

  三楼对外开放的,只有一个礼拜堂。屋内是路易十三风格的穹顶。

  在城堡的陈列室里,我看到一张华盛顿将军签署的文件原件——该城堡的前主人,曾追随法拉耶特参加美国独立战争。法拉耶特是个传奇式的人物,他是个贵族,深受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,听说美国闹独立,便自费买了一条船,跨过大西洋当志愿者——那个时期法国这样的热血青年多极了,尤其是贵族,都想践行启蒙运动所提倡的自由、平等、博爱。按照东方思维,恐怕很难理解这种自损利益的行为,但我认为,东西方的贵族,精神世界差距太大,根本说不到一块去。这里面的话题多极了,作为汽车游记无法多聊。比较轻松的故事,是法拉耶特的诸多趣闻,下次到美国自驾游,写游记时再说。

  站在窗前,可以望见,城堡还有非常广阔的园林区。我不知道这座城堡占地面积有多大,但开车接近它时,曾沿着围墙走了好长的一段。

  看介绍上说,园林区分为桔园、花园、实验园、蔬菜园、猎狗饲养场、森林公园,等等。在旅游旺季,可以乘船或乘车,前往游览。

  看罢雪瓦尼城堡,对现任主人有些好奇——他依靠什么支撑这座巨大的城堡呢?仅仅是每年的基础花费,恐怕就是个庞大的数字——在京郊,我租了0.9亩农田,种些简单的蔬菜供自家食用,每年用于养护的直接成本至少3万元,最近公司降薪,正发愁如何维持下去。人家这可是个庞大的庄园呀。

  带着杞人忧天的心情,往东北方向行驶18公里,是香波堡(Chateau de Chambord)。

  国王的离宫:香波堡

  香波堡占地面积1000公顷(颐和园占地290公顷),是刚才提到的弗朗索瓦一世为自己修建的,专门用于打猎度假。不过,有人统计过,耗费巨大的庄园完工后,这位国王只来过几次而已,加在一起连2个月都不到。

  香波堡的房间多达400多间,还有77座楼梯和200多个烟筒。复杂的要命,繁琐的要命。

  法国农家屋舍看上去很一般

  沿着卢瓦尔河行驶,不仅有许多城堡,村落更多。

  每次接近某个村落,首先看到的,多半是高高的教堂,教堂旁边的广场,是村里的中心所在。

  村内民居排列的很密,且外观都很古老,新房子难得一见。唯有驶出村庄,在村庄边缘或田园上,才能看到较为新颖的民宅。

  民宅多为单层、大屋顶,屋檐短得几乎可以忽略。令我奇怪的是,很少见到露台——他们坐在哪喝咖啡、休闲呢?

  总之,在法国所见的房子,我认为不如英国。英国房前往往有个宽大的走廊,布置着桌椅,看着就很舒服、很享受。事实上,希腊也是如此。别看那个国家经济似乎很差,民众的日子过得却很潇洒——我曾驾车围伯罗奔尼撒半岛逛了一圈,所到之处,即使是最偏僻的小村,农家也会把自家宅院,布置的如同北京郊区的度假酒店。至少比上下图中这两个法国农家,强多了。

  在奥尔良又一次看到圣女贞德

  香波堡的东北方向,大概50公里处,是奥尔良。沿着公路来到市区边缘,经乔治五世桥跨过卢瓦尔河,便进入市区。它与利摩日一样,也是大区首府和省会,看上去更热闹。但与我国城市比,喧闹程度连县城都比不上。如果出门少,目睹此景,可能很惊讶。实际上,不仅法国,许多国家都是如此。如果你是一个喜欢热闹、喜欢拥挤的人,这种地方恐怕会让你很不习惯。

  说到奥尔良,可能有人会想到烤翅。据我所知,两者之间没关系,就跟加州牛肉面与加州无关一样。美国有个新奥尔良,它与法国的奥尔良也没关系。新奥尔良虽然是法国人建的,但名称源于一位法国贵族。不过,有一年新奥尔良遭灾,许多人无家可归,奥尔良人便凑了一笔钱,把新奥尔良的青少年请到法国,给予很好的安顿。如此善举,原因只有一个:两城同名。

  在奥尔良市中心,有几处与圣女贞德有关的地方。比如,靠近圣十字教堂的贞德街、贞德故居,等等。英法战争期间,英军一度占上风,他们包围了奥尔良,关键时刻,圣女贞德率领军队,不仅打破包围,还一路北上,收复失地。这个建筑,据说贞德曾短暂居住过,故称贞德故居。

  简单看了看奥尔良,驾车沿高速公路,继续前行120公里,来到枫丹白露(Fontainebleau)。

  在枫丹白露宫的印象

  枫丹白露是巴黎的一座卫星城,距巴黎50多公里。早在900多年前,此处就有城堡,到了弗朗索瓦一世时期(刚才说的那位特喜欢文艺复兴的君主),在此进行了大规模建设,成为国王的离宫。

  类似情况,在法国许多城堡都能看到。早期的城堡,基本上都有军事作用——厚重的城墙,高耸的城楼,到处都有射击孔。后来,法国归于一统,进入和平时期,城堡的军事作用逐渐消失,演变成生活与享受的场所。这个时期的城堡,更像是一座超大规模的别墅。

  枫丹白露虽然大名鼎鼎,门前却很亲切——停车场与大门仅在咫尺,停好车,没走几步,就来到宫殿门前。类似情景,在多数国家都能见到。我国最早也是如此,但后来大都进行了改造,千方百计加长游客的步行距离,生怕大家运动量不够,身体闹毛病。另一个感到亲切的是,许多地方都能见到中文。进门后,免费领取的导览手册也基本上都有中文版本,不喜欢看文字的话,借一个讲解器,也有中文版。如此细致的服务,无论是家门口的日本、韩国,还是远在欧洲的法国、意大利,都是如此。所以,您即使一句外语不会,也无所谓。

  枫丹白露宫的门票15欧元,中国馆单独售票,3欧元。如果打算在巴黎多看些博物馆,不妨买通票,便宜些。比如,2日通票是48欧元,不怕劳累的话,应该能跑10个地方(除枫丹白露与凡尔赛,其余均在巴黎市区,距离很近)。当然,仔细观看,时间就不够了。

  进入宫殿,首先是拿破仑一世纪念馆,陈列着拿破仑及家族成员的油画像,此外,还有许多艺术品和生活用品。

  在法国历史中,到了路易十四时期,由于兴建了凡尔赛宫,国王逐渐对枫丹白露宫失去兴趣。再往后,到了大革命时代,宫殿里面的物件,被洗劫一空。直到拿破仑上台,才进行了恢复。

  枫丹白露宫里有个中国馆——里面有许多来自圆明园的艺术品。前几天有个新闻说,美国返还361件中国文物,有人留言道,美国应该把所有在圆明园抢劫的文物交出来。

  事实上,且不说那361件文物只是源自一个走私者,美国与火烧圆明园也没有任何无关。那是英法两国干的事儿。而且,纵火焚烧也不是为了掩盖抢夺文物的罪行,而是出于报复心理。当时,英法联军的2个总司令各执一词,英军总司令打算烧圆明园,法军总司令认为应该烧紫禁城。

  拿破仑纪念馆之后,是一组教皇套间,用于接待尊贵客人,因为教皇丕耶七世两次在此居住而得名。

  再往后,是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廊——弗朗索瓦一世长廊,它的窗外,是美泉庭院。

  接下来,是一连串的套房与大厅。有卧室、会议室、餐厅、舞厅,等等。

  如果时间充裕,在枫丹白露住一天是个好主意。因为它的花园也很棒,周围还有面积超大的森林区,环境一流。

  从枫丹白露前往凡尔赛

  枫丹白露在巴黎的东南方向,凡尔赛在巴黎的西侧。从枫丹白露出发,沿高速公路行驶60多公里,便抵达凡尔赛镇。

  凡尔赛镇上,是著名的凡尔赛宫。这座宫殿耗时28年竣工,比故宫多了10年。但它的宫殿区占地面积只有11公顷,比故宫小。

  跟中国一样,法国历史上也有一大堆王朝,到了大革命前夕,掌权的是波旁王朝。这个王朝的后四位国王很好记,从路易十三到路易十六。这座凡尔赛宫,是路易十四建造的。

  自从路易十四建造了凡尔赛宫,法国首都实际上就从巴黎搬迁过来。真正的法国皇宫只有2个,一个是市区的卢浮宫,另一个就是凡尔赛宫,它俩相距20公里。今天的卢浮宫是座美术馆,去那的游客,多半已经想不起它曾是皇宫。凡尔赛宫则保持着皇宫状态,屋内金碧辉煌,奢华至极。不过,感觉上,与卢瓦尔河谷的那些城堡、与刚刚看过的枫丹白露,如出一辙。

  凡尔赛宫的宫殿区面积虽然比不上北京故宫,但它的花园特别大,足足100公顷。可我觉得,这个花园看上去太平淡,除了大——花园中轴心长达3公里,没什么特色,不如颐和园。

  凡尔赛镇规模很大,比一路走过来所看到的几座城市都要大。在宫殿周围的几条街上,由于游客众多,各种餐馆、咖啡馆,数量不少。

  我们随意找了一家,先是喝咖啡,然后吃晚餐。日后到了巴黎才知道,凡尔赛镇真是不错,很舒服,没有巴黎那么喧嚣。

  舒舒服服地坐在咖啡馆里,看着不远处沐浴在夕阳中的宫殿。此时的画面,与历史很相配。波旁王朝一共才203年,在这里居住的3位国王,就占据了149年——建造它的路易十四在位72年(超过我国任何一位帝王),他把法国弄成专制国家,看似辉煌,但实际上是依靠强权维持稳定。继承者路易十五在位59年,一个典型的富二代败家子,昏庸至极。下一个接班人路易十六,有心顺应潮流,但积怨太深,无力回天,最终被推上断头台。

  凡尔赛宫作为皇宫的历史,至此终结。


  下篇游记预告: 来到了巴黎。

  关于《星爷说车》

  星爷—汽车使用爱好者、汽车媒体评论人。1988年开始驾车周游列省,至今不辍;2001年开始为媒体做汽车评测,阅车无数。点击下图即可进入《星爷说车》。

下关到宝丰 星爷与新海马S7行走滇缅路之五